RSS|archives|admin

【cos】天易夫妻相性100问。

2010.03.18 Thu
和掐哩合作。很愉快。
另外,步天同學,你覺得小混蛋讓你愉快么?【咧牙】
因为后期势态超过发展预期观看慎重。囧
--------------------------------



主持人
月黑风高夜,偷鸡摸狗时,两位,坐坐坐~~

主持人
1、請問两位的名字是?
易风
小爺坐不改姓行不改名,大名易風。【二郎腿】
步天
【被莫名其妙的拉来这个看起来很诡异的地方,有些局促】……我是步天。你是……?【看着蒙面A】
主持人
【小本本速记】咳……我是哪位并不重要……【藏狼尾巴】叫我主持人就好。咱们来详细挖掘一下两位对对方各方面内涵非内涵的不为人知(?)的部分~


2、年齡是? 由于二位……咳,某种面貌上的原因,请面貌和真实年龄都说一下吧。推测性的?

步天
…………大概…………不惑之年了吧。【年轻的面庞眼睛却透出沧桑的神情。】主持人我想申请去抄老马的家可以吗? 面容年龄的话,大概三十上下?【看易风】
易风
再怎樣咱倆的對比都很懸殊,步大叔~~【咧牙回看】
主持人
【斜眼看步天】抄老马的家?乃饭碗不要了么…… 再说你抄了他家我吃什么……【咦!?暴露身份了!】
易风
【忍笑】很好很好,步兲還沒成就要先吃兲了。
步天
……【默默的以正义必杀眼看主持人】
主持人
【无视某眼神】易小风同学~~麻烦您老实交代好咩~?
步天
【转头看易风】我记得看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看起来小小的肉包子呢。
易风
我說了啊,算下來我差不多得叫他一聲叔吶。大叔,您原來好幼齒啊。
步天
【微笑着冒冷汗】下一题吧。 【小声】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尊老敬贤。
易风
嗯哼?【斜睨】
主持人
【默默看才第二题就要开掐的两人】好……

3、两位的性別是?

易风
就擺在這裡還有問么? 【大喇喇大老爺們式廠腿坐姿】
步天
我还是觉得哪里出了差错……【抬头看主持人背后‘夫妻’闪烁大字困惑脸】
易风
嗯,錯的地方太多沒法矯正了。
主持人
【看着某人身旁的兵器放弃很想拉开某些人的裤子确认的想法】


4、請問两位的性格是怎樣的?

易风
看破世俗豁達不羈隨心所欲的邪王性子。【咧牙】
主持人
不愧是邪王……自夸从来不嘴软……
步天
我的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自己说并不真切,还是看大家给我的评论吧。
易风
你以為是在相親啊,還要別人給評論你有沒有點自己的主見了還好意思說過了不惑之年呢你哪裡像過了不惑之年的啊快點去反省吧?
步天
我只是努力想为江湖出一份力罢了。
易风
步天,你這是在表决心么?
步天
……【用眼角斜易风】谦虚怎么写你还记得吗?
易风
當然記得怎麼寫,需要小爺教你么?^--^
主持人
你们这些打情骂俏的……【扭头看身后的夫妻二字……】
步天
=___=。主持人,麻烦您,我需要纸笔。
主持人
【乖乖递上】
步天
多谢。【写上谦虚二字,pia的贴在易风身后的墙壁上】下一题。=_=
主持人
【翻看下一题感到了要掐的鸭梨】好的…………



5、對方的性格呢?



易风
龜毛死板戀父沒主見見坑摔坑好不容易入魔一次居然什麽建樹都沒有看著爹就乖乖巴上去了的榆木腦袋。【冷哼】
步天
……一言难尽。 【悲摧脸扭过头】邪心难测或许可以说明,但总之他是那种恣意妄为会给别人带来灾难的个性……【悄悄往旁边挪了挪】
易风
【一腳踹過去】幹什麼,對小爺有意見?
步天
易风,那是我爹。【闪开一脚,严肃脸】
易风
看吧,我就說他是個沒長大的戀父狂吧。╮(╯_╰)╭
主持人
啊啊……掐起来了~~~【你兴奋啥!】
步天
易风!【严肃又带着无奈】
易风
【燦笑看主持人】你很興奮?
步天
不好意思。【对主持人道歉】下一题吧。
易风
早點面對現實吧,步驚雲之子。╮(╯_╰)╭
步天
我是步惊云的儿子,正如你是聂风的儿子一样,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其实风师叔他真的很……blablabla……
主持人
【眼看差点插不进嘴】两位冷静一下……【让我也冷静一下……】



6、兩個人是什麽時候相遇的?在哪裏?


易风
【堵耳朵扭頭】當初小爺眼裡只有神鋒,這傢伙的事情早忘光了。
步天
【交涉失败后叹气】我想……大概是早前去赌坊找龙儿的时候吧,是个很有个性的小孩子。【小声:其实我当初一直以为你会和神锋的……】
易风
【略微失神】嗯,是啊,我也以為是。【支頰小聲】
主持人
斜眼看易风小声的自言自语:猜到你会这么说...【眼看气氛有点微妙转变,赶紧换题】


7、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易风
因為上題的關係,不記得了。【攤手】
主持人
……步天你好可怜……
步天
……我习惯了。【气氛瞬间十分低落】
主持人
【拍拍】再低落也先答题…… 【对步天小声耳语:这家伙就是傲娇,话要反着听】
步天
【听到耳语黑线了一下】啊,抱歉。【抬起头稍稍精神了一点】若说的话,当初在风师叔家中做客的时候,梦前辈似乎正怀着他?当时我很期待他会和前辈一样也成为一個受人敬仰的正道大俠。再然后的话……杨梅头?
易风
嗯,這麼說來等我對這傢伙有印象時,“品味奇差人云亦雲惺惺作態還拐帶教唆神鋒一起和小爺對著幹步驚雲怎麼會有這麼不肖的兒子”的念頭就一直沒改變。- -##
主持人
【嘴角抽动】个性……确实也没错……(情人眼里出那啥啊!)


8、喜歡對方的哪一點呢?

易风
呆子,聽話。
步天
【听到回答黑线更多了,脸孔稍微有那么点扭曲,思考认真到欠打的程度】………不知道。
主持人
邪王你这是天然呆控么……哦呀!怎么能不知道呢?
步天
天然呆?……【不太理解的样子】恩,因为的确是不知道啊。【诚恳】只是因为他心动过,真的不知道理由啊。
易风
不不不,與其要個煩心的不如要個順心的。【痞笑】他知道我還管他叫呆子不成。-_________,-##
步天
易风……!【还是无奈脸】
易风
幹嘛,這就是事實。【眯眼】
主持人
【看着步天脑袋上疑似要冒出的呆毛】好好……下一题……


9、討厭對方哪一點?

易风
龜毛死板又戀父。【操起一旁果盤里的蘋果啃起來】
步天
易风!那是我爹,我孝顺他是应该的,那不能说是恋父啊。
易风
是是是,您說什麽就是什麽吧。╮(╯_╰)╭
步天
【皱眉】我希望他能多为别人想一想,天下还没有提到他不头疼的人吧?
易风
要什麽緊,小爺不頭疼就行了。【咧牙】
步天
【扶着额头做头痛状】不求你不闹事,只求你少惹事。
主持人
【="=看着总是为爹争吵的两只】易小风莫非乃在吃醋……?
易风
【轉頭看主持人】我這是在認真指出他的缺點。
步天
……他会吃醋?【不可思议的瞪了瞪眼睛】
易风
【直接把某人的苦口婆心當耳邊風】
主持人
【= =看一只傲娇一只天然呆】……你就当我没说过……下一题……


10、你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嗎?
易风
他還沒那本事讓小爺吃醋。【挖耳】 在聽話不婆媽的時候還成。= =
步天
我们总是见面开打,或者是直接忽略彼此。【认真貌】但是他是个让我欣赏的对手。
易风
【十分開心貌地啃蘋果】
主持人
【微笑看】平时吵吵闹闹的~~其实还是统一战线的嘛……不愧是夫妻……下一题~


11、你怎麽稱呼對方?
易风
【因為“夫妻”一詞把啃到一半的蘋果丟到主持人頭上以示抗議。】 步天,步大俠呆子傻子王八……
主持人
【疼= =。。】暴力袭击主持人是不对的!
步天
易风!【没能拦住苹果】主持人,抱歉。没事吧?【有些担心】
主持人
【感动看步天】乃是好人啊!【发卡!】
步天
夫妻不适合用来称呼我们。【认真纠正】 易风。好像叫过一次风,但是我会想到风师叔。
【好像想起什么一样淡淡笑】……风师叔他真的是个好人。
主持人
好好……不合适……【再次转头看身后的大字,内心默默这种突然天风的气息是怎么回事……】
易风
哼,那是,怎麼著人家幾十年的風中之神,又一樣婆媽死板,自然會想起。
步天
易风,那是你爹……如果你也是姓了风师叔的姓,那你也是聂风了啊。
易风
他智商應該沒低到打算用同一個名字。【磨牙】
主持人
打住!祸不及上代…… 下一题!



12、你希望被對方怎樣稱呼呢?

步天
【迟钝的反应过来,指着怎么称呼对方的那题】王八? 不,不是说让他怎么叫,总之叫步天就可以了。
易风
現在就够了,別叫單字噁心人就成。
主持人
这条件反射是被调教出来的啊…… 【用诡异眼光看着步天】


13、如果以動物比喻的話,你覺得對方是?

步天
蛇。【毫不犹豫】我对劫蟒心有余悸。= =
易风
狗!就和賭坊外趴著看門的那隻大黑狗一個樣的!!!【終於找到機會能說出心裡話,開心異常】 劫蟒?它很可愛啊~【四處張望尋找劫蟒】
主持人
蛇与狗……这是神马组合……= =
步天
你……orz【扶额】
易风
【咧牙燦笑看】你不覺得就是嗎,尤其是在我面前有所求的時候。
步天
你只要别再用劫蟒勒我脖子……【嘴角一抽】
易风
劫蟒沒說不樂意。【燦笑】總比蛇和龜好吧,玄武這種組合,小爺可丟不起那個臉。
步天
只有你听得懂它说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它愿意不愿意。= =
易风
我說它沒說不樂意就是沒意見他沒意見我愛怎樣就怎樣。【樂】
主持人
【呆看】这属于出现了后五十题的内容么……玄武起码都是冷血动物……咳。
步天
玄武是四神之一,为什么丢脸?虽然我也不想做龟。= =
易风
因為不是小爺纏著你!
步天
劫蟒不是玩具。【叹气摇头】
主持人
两位,情趣题以后再说……来来来下一题!


14、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你會選擇?


易风
【挑眉,捏著步天下巴痞笑看】送你條項圈怎樣?
步天
【脸红一下,握着手从下巴上挪开】这玩笑不好笑。……不知道,他基本什么都不缺。或许……水果?做点吃的也不错。
主持人
我怎么看到粉红色泡泡……香蕉么?
易风
嗯?我可是很認真的~【燦笑看】
步天
【迅速转头】下一题!
主持人
害羞了么…………

15、自己想要什麽禮物呢?


步天
他送的都好。【笑】正常点的!【急忙补充】
主持人
虽然是很低的要求……但是怎么觉得实现很难呢?【叹息忽略掉步天瞬间沉下来的脸色】
易风
【繼續捏著步天的下巴扳到自己面前】將來把驚雲道連同整個江湖送給小爺開賭坊,怎樣?
順說,我覺得項圈真的挺正常的,還很合適。回去就定一条好了。
步天
易风!【第N次挂着一脸无奈叫他名字,凑近点低声】你分分场合。之前就说过惊云道给你,神风盟我去,你不要。
主持人
【耳朵竖起来迅速记录】两个互相串门?
易风
【耳語】等整個天下都是我的了再說。
主持人
下下下下一题= =||||…………對對方有哪裏不滿嗎?一般是怎樣的事情?

步天
天下是你的,你是我的?【难得调侃的语气】但是我会阻止你的,天下是属于所有人的。= =+
易风
【一口氣堵著提不上來】你……你少來!小爺什麽時候是你的了!
步天
【总算还了一击一样的笑容,醒悟坐好看主持人】对不起,题目重复一遍?
主持人
【被无视了的某主持泪目】好……好的……


16、對對方有哪裏不滿嗎?一般是怎樣的事情?


步天
不满的地方?不少。他找麻烦的理由就算是一本书都写不下来的。= =
易风
多了去,還成天礙小爺的路。
步天
因为你太爱惹事了。
易风
小爺是在做正經事!
主持人
【擦汗】这就是互补么……
步天
你做的正经事就是给天下找麻烦,或者是做事途中顺路给天下找麻烦,对吧= =。
易风
這個武林太死氣沉沉了,小爺只是想以一己之力為它注入一些青春的活力。
步天
活力过头了。= =||
主持人
你们两位的活力还是留到后五十题再发挥吧……我们接着问题……

17、你的毛病是?

步天
大概……心软?
易風
小爺沒病沒痛沒任何毛病很健康。【昂】
步天
【心有戚戚焉的斜视】
主持人
……看来两位都对自己的缺点了解不够充分…………
易風
【回睨】幹毛?
步天
【指着易风身后贴着的字】这个念什么?
易風
幹毛又來問這個?


主持人适时插嘴---18、那么對方的毛病是?


易風
龜毛死板戀父作繭自縛腦內吐槽一流腦袋擰不過彎。【支頰如數家珍】
步天
他么,耍人涮人整人惹麻烦不分时间地点人物不管在他掌握内掌握外的想什么做什么。 【以可以称之为三白眼的目光看着易风】你不会念?罢了,若会念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两个字该怎么写了。
主持人
我还以为步天你就是喜欢人家这个部分……
步天
【听到这句话登时以头撞桌子】
易風
不,他只是要給自己一個藉口不然就沒理由追著小爺跑了。【樂】
主持人
【小声】我也觉得是……
步天
他惹麻烦总要有人出头管他!
易風
【噗】步天你打算怎麼管小爺我啊?
主持人
天儿你要潜移默化才行……咳……
步天
……………………【沉默半天看起来舌头打结】阻止你!
易風
這傢伙总有呆得出奇的時候【重音】。
主持人
咳……下一题!



19、對方做的什麽事情(包括毛病)會讓您不快?

步天
他惹是生非。【指着上一题】
易風
靠,小爺還沒說你來壞我好事的時候呢!【拍桌子】
步天
那是你又给别人添麻烦。
主持人
好吧……大概能了解两位打情骂俏的点在哪了……下题!


20、你做的什麽事(包括毛病)會讓對方不快?【这题目一眼花还以为和上题一样,差点念错】


步天
……【不太想回答的为难样】 好像我做什么都能看他拧眉= =。
易風
他就是看我不順眼。【陷進沙發裏面呼氣】
主持人
再次确认身后夫妻两字……好……好吧……
步天
【默一会跟着坐到旁边低头斜眼看着】
主持人
问点河蟹的调节气氛……


21、你們的關係到了哪種程度?


易風
該有的都有了不該有的也有了。╮(╯_╰)╭
主持人
……有……有了……?
易風
【咧牙看】嗯哼?
主持人
【壮……壮士?这句话只敢脑补】
步天
【看到还有橘子拿起来捅捅,叹气】 不管该不该的都发生了。
易風
【抓起步天手裡的橘子開始愉快地剝皮】
主持人
= =+很好~~我们在后五十来深入研究这个问题,下一题~


22、兩人初次約會是在哪裏?


易風
【停下剝橘子皮的手沉思,回頭問】呆子,我們約會過嗎?
步天
……好像没有。约地方见面谈事情决斗算吗?
易風
除了决鬥我們能談什麽?- -#
主持人
= =+决斗算不算约会取决于那時兩人間的氣氛怎麽樣?
步天
= =……好像,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应该不算?
易風
還能有什麽氣氛。= =
步天
那时候么,我觉得他下句话会跟着他的掌一起打过来= =?
主持人
比如眉来眼去剑情意绵绵刀什么的……
易風
【咧牙】呆子,小爺有大邪王和魅魖,不用掌。
步天
你那时候若不是我再三说起还不肯用出来的。
易風
嘖,這麼說來小爺還沒說呢,你一天不惹小爺就不痛快么?
步天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扶额】 如果你不惹事我也不会惹你。= =
主持人
咳……看来约会的气氛很尴尬…… 那時進展到何種地步了?
易風
我老早就想問了步天你對惹事的理解到底在什麽線上啊。【放下橘子踹過去】
步天
【闪过一脚以掌挡下抓起来放那只腿回原位】这里不说这种事。到什么地步啊……【摸着腹部伤口】我想我不能在孝顺爹了,不过那一战死而无憾。
主持人
于是能理解成可以为他而死么~!
步天
我可以把命给他。【淡笑】
易風
我忽然發現只有一條路走沒法回頭,也多虧這呆子讓小爺知道我在某些人心中的地位如何了。…………步天,你這句話我應該理解為你樂意死在我手上,還是樂意當我的人?
步天
【没说什么,只是把对方拉过来抱进怀里】
易風
【呆愣了一下】……呆子。
主持人
突然甜起来姐姐我好感动【抹泪】下一题吧。


25、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易風
根據上題,不能算有約會所以這題的意義不大。
主持人
好,咱跳过。

26、你會爲對方的生日做什麽樣的準備?【星星眼】

步天
【手感太好一时没舍得放开,犹豫半天觉得不太好还是放开了】大多数时候都是惊云道或者赌坊,还有其他的一些记不住没有名字地方。……我不知道他生日。= =
主持人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估计干你老马也不知道……】
易風
【想了想,愉快捏這某人下巴笑】我想了想,還是覺得那條項圈很適合你。
步天
易风……【带着无奈叹气】这玩笑真的不太好笑……
易風
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純良的笑容】
主持人
话说步天没回答问题啊~~要是知道的话送啥?
步天
【认真想了想】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他要的我尽量满足他。
易風
【支頰看】步天,只要那個原則在你這句話等於白說了,不是嗎?
主持人
这句回答我隐约看到了后五十题的影子~
步天
不是!【黑线脸】最起码不能不和天理不和人道……
易風
步天,我下雨天的時候有叫你讓我馬上看見陽光么?或者隨便指著個人讓你殺?【支頰笑】
所以你最好這次說清楚這個原則到底是什麽。
步天
…………不违反人伦道义不会给别人添麻烦的。【叹息】
易風
嘖。你那添麻煩的底線到底在哪裡啊?
步天
通常意义而言的,而不是你理解的。= =
易風
還是白說。╮(╯_╰)╭
主持人
两位这个问题说不清楚了……下一题吧……


27、是由哪一方告白的?


步天
你明白说出来你要什么总比问我其他的东西好。【扶额】……是我。
易風
他。
主持人
为啥?
步天
…………我………………【语塞】 这还有为什么吗。orz
易風
【愉快看步天】
主持人
挖掘被采访对象的心路历程是我们记者的职责所在啊~~
易風
其實小爺也很想知道。【支頰樂】
主持人
步天你不忍心看着我回去被老板开除风餐露宿街头吧~【闪耀看】
步天
【撑着一半脸低下点头,脸上红了一片支支吾吾了一会】……要对喜欢的人负责。
主持人
【猛然醒悟】很好!【激动拍桌~!】详细过程我们后五十题再问!
步天
【吓了一跳】 还要问?【语气浮动已经想走人了】
主持人
为了快速达到五十题进入迅速进入下一题!


29、那麽,你愛對方嗎?


易風
【支頰】呆子。
步天
………………【仍然保持脸红状态侧头干咳】咳咳。…………【很小声】恩。……
易風
【吃橘子。】 步天。
步天
在。【下意识回答】
易風
【捏下巴把還有一半露在外面的橘辦喂過去】
步天
【咬也不是不咬也不是,头顶冒烟】 慢唔……【还是吞了橘子】
易風
甜不甜?【咧牙】
步天
【低头用手盖着脸点点头】
易風
主持人,你可以問下一題了。【愉快靠回沙發里】
主持人
【羞红脸本子上狂记“亲手喂下那一片甜蜜的橘子,傲娇啊!你如此主动为哪般!”】 了解!



30、對方說什麽會讓你覺得很沒辦法拒絕?


易風
我會沒法拒絕人?
步天
= =……他看起来很诚恳的用一堆挑不出毛病的道理来说服我的时候。【缓了一会面色正常了点抬头】
易風
【咧牙】還要不要橘子?
步天
你吃就好了。= =||||||||
主持人
你两大庭广众的好够啊……


31、如果覺得對方有變心的嫌疑,你會怎麽做?

易風
【噗】一定會設宴慶祝這呆子居然有開竅的一天。
步天
其实我至今都有点觉得不太……像真的。如果说他真的决心要走,没人能留住他。【苦笑】易風
呆子。【哼笑】

32.那能原諒對方的變心嗎?


易風
【陰森森對著步天咧開一口白牙繼續笑】
步天
我说了,他要走没人拦得住……【看着鲨鱼式白牙黑线】易风,你不要笑这么恐怖= =
主持人
【看著易小風笑抖了一下】
易風
你心虛么?-_________,-+
主持人
攔不住是一回事,能不能原諒是一回事,步天同學請正面回答問題。
步天
……那个时侯他连看都会在看我了,原谅有什么用么?
易風
哼,呆子。
主持人
話說為啥只有步天在回答問……易小風你太內涵觀眾會表示看不懂的……
步天
【醒悟过来转头看易风】
易風
【咧牙】人可以走,把你胸腔左邊那個會跳的給小爺留下喂劫蟒。
主持人
【往后缩了一下同时同情的看了步天一眼……】
步天
我不会走的。【认真脸看易风】
易風
【稍稍楞了一下,別過頭吃橘子】
主持人
【本子速记“当话题进入血腥范畴突然峰回路转真情表白甜死人的剧情突然出现!”】 好好好~~下题~


33、如果約會時對方遲到1小時以上,你會怎麽辦?


易風
回賭坊等他上門來找。【二郎腿】
步天
因为没有约会过,所以……不过,他大概是去找麻烦或者麻烦来找他了吧,去赌坊找他。
主持人
哦哦~~很一致嘛~~ 窃笑~~下一题~


34、你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


步天
啊?……///……这…… 眼睛……吧?或者嘴唇……
易風
脖子!【咧牙】
主持人
易风你……太DY了~~【掩面】 红着脸下一题~~


35、對方性感的表情是?


步天
【下意识的摸上脖子,一阵寒冷,不明白主持人为什么突然激动了】
主持人
【拍拍……你不需要知道的~=V=+】
易風
想知道嗎?求小爺啊~~
主持人
易爷你是对我说么?=口=!
易風
沒錯 = =+
主持人
易爷你饶了我吧我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啊= =。 【速记“小情侣借题当众调情”】
易風
不求我就算了。^^
主持人
【狗腿状】易爷求您告诉我~❤
步天
咳咳。orz……【给自己倒水先喝两口】眯着眼叫我名字的时候吧。= =
易風
【眯眼看看步天】步天。
步天
【下意识转头看过去,结果被惊的汗毛倒竖】 你又想做什么= =|||?
易風
【笑眯眯】怎麼步天,我又不會吃了你。
步天
你通常这么笑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
易風
嘖,怎麼會呢,步天~ 【看主持人】求我也不告訴你~❤【樂】
主持人
嘤嘤嘤……步爷~【正色】不然步爷您替易风答了吧~~=V=+
步天
= =|||||||||【…………恶寒状看主持人】我自己看不到自己什么表情的。
易風
他知道才怪了,下一題吧。【心情大好中】
主持人
【觉着吃亏了的泪目跪……又不敢招惹邪王……】好……好的……


36、兩人在一起時最讓你覺得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易風
惹我發毛。= =
步天
= =……他掏出大邪王或者不怀好意的笑的时候?
主持人
两只的爱好都很特别……- =
易風
【忽然靠近步天,鼻尖幾乎碰上鼻尖】這樣呢?
步天
【瞪大眼脸红了】
主持人
GJ!


37、你曾向對方撒謊嗎?你善於説謊話嗎?【翻看题目,觉得这题某人答案很显然……】


步天
没有。爹从小教过做人要坦诚相待。
主持人
【王八,不卓山你教的真好!】
易風
我更擅長有所保留的說話。【正直】
主持人
有所保留的说话,邪王你真内涵。【忍住吐槽】
易風
謝謝您的誇獎,我會再接再厲的。【舒服地陷進沙發里二郎腿】
主持人
【OS:千万不要再再接再厉了……】【笑~】好了~下一题~~


38、做什麽事的時候覺得最幸福?


步天
不受打扰的睡觉。
易風
賭贏,睡覺,看呆子瞎轉悠。


39.那么,曾經吵過架嗎?【我怎么觉得这题显然到不用问……】


易風
比起吵架……一言不合就動手會比較貼切。【認真沉思】
步天
应该算到家常便饭了吧。
主持人
见识到了…… 那,都是些什麽樣的爭吵呢?
易風
他找茬。
步天
他造孽- -。
易風
你先看小爺不順眼吧!【拍桌】
主持人
……………………我大概了解都是在为什么事情争吵了……………………


41、之後如何和好呢?


步天
………………一方先倒下吧?或者……我道歉。= =
易風
咳……就這樣自然而然的沒事了。
主持人
【拍拍步天】你辛苦了……


42、轉世後還希望作戀人嗎?


步天
这一世都还没有过完呢。
易風
嗯,這輩子過了再說。
主持人
可以展望一下未来嘛~~
易風
小爺比較想過好眼前的。【咧牙】
步天
下一辈子的事情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笑】
主持人
【OS:啧,太现实的人真难搞……】


43、什麽時候會讓你覺得「自己被愛著哪」?


步天
……安静的呆在我身边。还有……咳……吃水果orz
主持人
吃香蕉的时候么~~=V=+
易風
【支頰沉思】 第29題的時候。
步天
=口=……(虽然很想腹诽只有那时候吗但还是没说出来于是看着有点沮丧。)
易風
【愉快靠到步天一旁的沙發上】 就是這樣了。下一題吧。


主持人
好~~44、什麽時候會讓你覺得「也許他已經不愛我了……」


步天
………………很多时候。【有点沮丧 】
易風
第29題之前,或者應該說,在那之前根本沒法確定。【蛋腚】
步天
= =…………………… 【小心翼翼的】易风?
易風
【斜睨】幹毛?
步天
【继续小心翼翼的】……我不会离开你的。
易風
【繼續支頰看,盯著那張臉看了半天終於失笑】呆子。
步天
【再度没有忍住把人抱进怀里】
主持人
【小本子速记中】 真……真粉红……两位不如我们下一题= =+



45、你的愛情表現方法是?


易風
給他找麻煩。【咧牙】
步天
【尴尬的咳嗽一声】现在这样就很好。
主持人
我怎么觉得听到了某人总是惹步天生气的真相……
易風
所以某人你還打算阻止我么?【樂】
步天
【垂头丧气把脑袋搭在对方肩膀上】 当然。【小声】好等你下一次找麻烦。
主持人
【压抑尖叫】 咳……下一题!


46、你覺得與對方相配的花是?


易風
【揉著肩上的毛】老早就想說了,豬籠草!-____________,,-++
步天
为什么是这种东西……【被揉着头发依然很黑线】……大概,鹤顶红?
主持人
那个不是花。
易風
毒藥你也敢碰啊,步天。【咧牙】
步天
花 …… 【看着有点茫然】……乌头?
主持人
乌头……好…好吧……
易風
【咳】謝謝你那麼看得起我 -___________,-|||
主持人
青紫色的花也不错了哪怕它是剧毒……下一题。


47、兩人之間有互相隱瞞的事嗎?


易風
嘖,說出來了還叫隱瞞么。- -
步天
没有。
主持人
易风……那算是有了……?
易風
【咧牙】下一題吧 =v=
主持人
【看着白牙……】好……好的……
步天
他要瞒我什么事,那是很容易而且正常的……- -


48、你有何種情結?



易風
沒有,小爺生性豁達沒有什麽執著的。【昂】
步天
我希望能孝顺爹到终老。【完全理解错了题目脸】
主持人
一点也没有~?比如要步天带上兔子耳朵之类呢~
易風
他,兔子?你不覺得叫一個渾身肌肉的傢伙去做這種事情實在是有礙觀瞻么?
步天
主持人,请不要说奇怪的事情= =。
主持人
【扭头】所以才是情结嘛~ 突然想起来……易风你对项圈什么的好像比较喜欢么……
易風
我只是覺得適合這個人而已,全天下都戴上就和叫步天戴兔子耳朵一樣有礙觀瞻。【蛋腚】步天
易风!……【哭笑不得的脸】
主持人
【微笑】了解~就是只对某人的执着吧~~


49、兩人的關係是公認還是極秘呢?


步天
……应该……可能……不确定。= =
易風
嘖,只要有那個愛八卦的放鴿協會和小武在,我覺得這個武林不存在任何秘密。
主持人
有理…… 兴奋~五十题了~~~!


50、你覺得與對方的愛是否能持續到永遠呢?


易風
沒到永遠的時候誰也不知道什麽叫做永遠吧,這個題目問得就太草率了。╮(╯_╰)╭
步天
像爹和风师叔那样吗?
主持人
可能吧。
步天
我们不可能永生,所以不知道啊。【笑】
易風
嘖,將來有一天反目成仇不再相見了可是忽然有一天忽然發現全世界的親人都不在了偏偏那個人和自己一樣還活著這種感覺不是很糟糕么?
主持人
那么到能够一起走到的尽头为止呢?
步天
其实我已经走到过尽头一次了【汗笑】
主持人
那次不算是开始么?
易風
【支頰敲桌】這題本來就太抽象,現實點,下一題吧。
主持人
【再次感到现实主义很难搞……】 好,好的。


51、請問你是攻方,還是受方?

步天
攻?守?战斗本来就该攻守兼备,如果是切磋,我们基本平分秋色吧。 【茫然脸】
主持人
=V=。步天你呆的太可爱了……
易風
【咧牙】你回去躺平了我告訴你。
主持人
没事~易风你答也一样~
易風
【露出白森森的牙看】你說呢?
主持人
我说……我不敢说……算了……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过!


52、爲什麽如此決定呢?


步天
…………【仍然一脸茫然】
易風
天時地利人和。= =
主持人
很好……易风你GJ……总结的太好了……


53、你對現在的狀況滿意嗎?
步天
满意啊。【还是很茫然】 你们在说什么……
易風
你當然滿意。【冷哼】
主持人
满意就好,不过,还是让你明白了比较有趣~【拍拍肩,凑上前去小声咬耳朵,看步天恍然大悟脸色一变非常开心】 接着~


54、初次H的地點是?


步天
H?【刚刚明白过来的事情结果继续茫然】
易風
易天賭坊我房間………………………………隔壁。-____,,-#
主持人
就是初次血流漂杵的时候……咳……
步天
血流漂杵是?【虚心求教】
主持人
【指着步天对易风】你家这只你教一下吧……
易風
【支頰】就是你家家長拐我家家長爬牆後會做的事。
步天
到底是什么……下棋?
主持人
噗……【茶水喷出来,拍桌】就是易小风成了你的人的事情!
易風
【抓領子爆發】怎麼可能只是下棋啊口胡你當小爺瞎的啊那誰第二天早上腳步虛浮春意未消脖子上還一溜的印子是下棋下出來的你家的那個有那麼好的興致你當我和我家老頭子一樣的智商來忽悠啊啊啊啊啊啊? 【鏘地把大邪王插進主持人一旁的沙發上】對不起?小爺剛才沒聽清楚 -________,,-##
主持人
嘤嘤嘤嘤嘤嘤嘤……我什么都没说……
步天
冷静,你先冷静一下……【被勒着脖子前后摇晃的有点晕,隐约听到主持人的话,但是被摇晃半天,直到看大邪王戳出去了才反应过来了什么,保持被揪着脖子的姿势对主持人汗笑】抱歉。
主持人
我不就是来做个访谈怎么还有生命危险我要求回公司以后加薪假期延长……………【嘟囔】步天
我……厄,不好意思,继续吧。


55、當時的感想是?


易風
禽獸原來你的酒品那麼差!
步天
我根本想不到我做了什么……
主持人
听起来都是茫然状态……


56、當時對方的樣子如何呢?

易風
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_______________,,-### 禽獸。
主持人
【回望步天】你指这个人禽兽……?
易風
【用力點頭】
主持人
|||||||| 【不敢苟同的脸】
步天
……没敢看他当时的样子,我觉得我距离大邪王刀口不远了。
主持人
H的时候竟然不看对方么……?
易風
知道距離大邪王不遠了還敢順手把魅魖一塊拆了步天你膽子可真大。【邪笑】
步天
我喝多了记不清了!【抱头】
主持人
【小声】禽兽。 下题!



57、初夜的隔天早上,你的第一句話是?


易風
哦~~~?【意味深長看】
步天
我不记得了。【持续抱头】
易風
第一句啊~~~~~~~【拖長音】 步天你要不要我幫你回憶啊?
步天
【往旁边挪了挪离了远点】应该是……抱歉……?
易風
“抱歉,我做了这种事情。” 嘖,您不是不記得了么?【咧牙笑】
步天
【一阵恶寒】
主持人
哦哦~~~ 不愧是好孩子第一句先道歉啊~
步天
我会负责的,我也不后悔。= =
易風
道歉有用的話還要風雲幹毛用。
主持人
有理…… 下一题!


58、每周H的次數是?


步天
没数过……
易風
沒有规律,小爺很忙。╮(╯_╰)╭


59、你覺得最理想的情況下,每星期幾回最好呢?


步天
三次……吧。【持续抱头】
易風
讓我在上邊,幾次都沒問題。【盯】
步天
你的确大部分时间都在上面啊。【实话实说的茫然脸】
主持人
【止不住流了鼻血】
易風
【低頭捶沙發臂】||||||||||||
主持人
三次不错啊~~年轻人真好~=V=
步天
【完全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60、那麽是怎樣的H呢?


步天
……这要怎么形容。= =?
主持人
从体位~感觉~激烈与否~之类的回答就可以~~
易風
暫時還沒有重複————這個答案滿意不?【支頰】
步天
易风!!【扭曲着一张脸转头撞沙发背去了】
主持人
nod,满意了~【微笑】下一题~~



61、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

易風
【伸手隔在沙發和步天的臉之間】怎麼,不滿意么? 这个啊,不知道。
主持人
- =怎么会不知道……
易風
【盯著主持人旁邊的大邪王】我說不知道就不知道。- -+
步天
【抵着横插进来的手闷声】大概……腰吧。
易風
【咧牙看某人,隔著人和沙發的手開始不老實地伸到耳後撓癢癢】
主持人
【抖】不……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反正问下一题就知道了……


62、對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易風
很多,比如喉結啊耳後啊背脊啊還有右腹那一道傷痕【聲音忽然小下來】…………【想到什麽似的看對方】嘖,我把這些告訴家裡的老頭子他會不會稍微占點上風。=" =
步天
【听到伤痕两个词稍稍斜看一眼,又被耳朵后面挠痒的手指激的身体一凛迅速转身离开那手范围】胸口?腿根?脖子不知道算不算? 【有意无意的曲下身子挡住中间】
主持人
对于风云的话不会……只会被更禽兽的对待……哦哦腿根好萌~~
步天
我觉得……不,我不想知道。【抱头】
主持人
【同情的拍步天肩膀】



63、用一句話形容H時的對方?
易風
一頭蠻幹。【嚴肅認真】
步天
【举起杯子的时候直接在杯口上喷出水花,用手抹掉水珠】
易風
嘖。步天你今天到底在杯子里噴了多少次了喝口水不噁心么。
步天
对不起。【诚恳道歉拿过旁边的手帕抹干净】
主持人
步天你还没回答呢~
易風
【誠懇拍肩】你不回答也沒關係,嗯。
步天
我……厄……那时候大脑空白。= =
主持人
【DY笑】那可不行哦~~ 难道每次都是么?
步天
我是说,看到时会大脑空白……感觉会……很情色……= =
主持人
让人脑子一片空白的……【捂着鼻子写写写】



64、坦白的說,你喜歡H嗎?


易風
如果讓我在上面就更好啊。【撓】
步天
还……不错。【揉额】
主持人
两个诚实的孩子……


65、一般情況下H的場所是?
易風
既然如此今晚就要讓小爺上你 =皿=【回瞪】 興致來了哪裡都有可能————我可以那麼說么。【支頰看步天】
步天
【大声扭头咳嗽】
主持人
哪里都行啊~~~ 常常野合咩~?
步天
没有! 基本都要舒适的地方才可以,他很挑。= =
易風
準確的說外邊容易被打擾。【繼續支頰】
主持人
那到也是……【若有所思】
步天
orz【以头抢地】 外边不行!



66、你想嘗試的場所是?


步天
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
易風
【咧牙】步天,你那辦公的地方門牢靠么?
步天
那是办公场所!
易風
那下次可以試試了。【無視】
步天
那随时都会有下属过来的。【撑着额】
主持人
他们不会说出去的……我想……
步天
你闭嘴。【瞪了主持】
易風
小爺都沒介意你介意啥。【樂】
步天
这种问题回去再说,下一题。= =
主持人
嘤嘤嘤嘤嘤嘤嘤…… 好……好的……


67、沖澡是在H之前還是之後呢?


步天
都有。他很喜欢泡澡。= =
易風
看當時情況吧?
主持人
之中有咩~?
易風
累得要死的時候再喜歡也不會動一下。 【咧牙看主持人】你說呢?
主持人
【扭头】我了解了……



68、H時兩人有什麽約定嗎?


步天
……【摇头】
易風
不要拿劫蟒勒算不算?
主持人
拿劫蟒做什么?【重口么?!=口=】
易風
【把手環過步天的脖子】這樣。-_______,,-+
步天
别再用劫蟒了!【心有余悸】
易風
我覺得你很喜歡啊。【咬耳朵】
步天
濒死感受不是那么有趣的= =……||| 【眯起被咬耳朵那边的眼睛低声】控制点……
主持人
明……明白了……下一题


69、你與戀人以外的人發生過性行爲嗎?


易風
除了藍武那個渣滓沒人有那個時間吧。= = 【繼續咬】我樂意。
步天
……有……【 太刺激神经而把耳朵夺回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你没有?不可能!
主持人
易小风你没有? 神锋呢?
步天
【听到神锋两个字下意识的环住易风的腰紧了紧】
易風
【神色有點黯然】我沒碰他,你那麼珍惜一個人會想去碰他么?
步天
【垂下头神色跟着黯淡下去】
主持人
【赶紧顺毛】 我……我们下一题!



70、對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體」這種想法,你是持贊同態度,還是反對呢?
步天
绝不赞同……【声音低了点】【吸气,然后轻轻吐气】易风……神锋他……很不错。所以如果……
易風
我很想,但不可能。 【看】幹嘛,說話乾脆一點別磨嘰吊人胃口不是這種方法。
主持人
【对于低气压形成很内疚】
步天
【手依然放在对方腰上力道不自觉加重】……如果你……你……我……你有反悔的机会。
易風
步天,你真那麼有誠意麻煩你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遍?【扯嘴角笑】
步天
【没言语只是低着头】
易風
【就著現在的姿勢側了下身把某人當成沙發靠著】呆子。 主持人,繼續。
主持人
【易小风你是好孩子……= =。】 好。


72、你會在H前覺得不好意思嗎?或是之後?


易風
不好意思,那個是啥。
主持人
需要写张“害羞”贴在你身后“谦虚”旁边么?
易風
不麻煩主持人您了。-____________,,-++
步天
【感到身上的重量,心也放了下来,环住的力道更紧了】……还是会有些……的。
主持人
这……这样啊…… 那……下一题……



73、如果好朋友對你說「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請…」並要求H,你會?


步天
请他喝酒吃饭,他肯定是有烦闷的事情需要人帮助。
易風
嘖,既然那麼有精力不如幫我帶劫蟒去散步。
步天
【……再度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身边的脑袋】
主持人
人家要求H一个请吃饭一个要人带劫蟒散步……【劫蟒需要遛的么,怀疑看】
易風
做壞事給人知道了是要被嘮叨的,萬一大庭廣眾之下鬧起來小爺可不想丟人。【撓耳朵】
步天
【两只手圈在腰上有意识的勒紧】- -#……


74、你覺得自己很擅長H嗎?

步天
……我不知道。
易風
應該不差。 - -+



75、那麽對方呢?


步天
花样太多了……orz。
易風
【抓起環在腰上的一隻手咬上去】還算有用。
主持人
哦~有用么~~【DY笑】



76、在H時你希望對方說的話是?


步天
【手上的潮热和疼痛让下身反应又强了些,往里面坐了坐把手抽了出来低声警告】别玩了!易風
【繼續樂此不疲開始對另外一邊爪子做同樣的事】除了剛才他說的那句話都行。
步天
什么话都好随意吧。【躲着那张嘴按住对方的手,只能借前面身体挡着当下暗暗运气平复血脉】
主持人
【把那句“别玩了”记了下来】 下一题~



77、你比較喜歡H時對方的哪種表情?


易風
【暗暗撓著壓著自己的手的掌心】真要我說?
主持人
真的~=V=+ 【小本子狂记】
易風
【支起上半身身湊到步天耳邊呼熱氣,十分小聲地說】你說我要不要告訴他最喜歡你高潮時候的樣子?
步天
【面上瞬间充血,改攥住对方双腕一脸忿然的尴尬】都说了不要闹了!
易風
【眨眼】所以我才問你啊?
步天
什么表情都好!【带着尴尬别过头腰更弯了点】
主持人
兲儿你真博爱啊……还是都不记得了……?
易風
【忍笑到肚子疼了】記不得沒關係,主持人下一題吧。 【湊上步天咬耳根小小聲】回去你可以慢慢回憶起來。
步天
【耳边麻麻的,只会摇头,气息有点紊乱】混蛋……【小声磨牙】 下一题 。



78、你覺得與戀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嗎?


步天
没空去管别人。= =
易風
看對象。
步天
【按在腰上的手惩罚性的重重勒了一下】
主持人
看对象?
易風
【小聲抽了口氣】
主持人
我能问比如说咩?
易風
主持人你還想問那個誰么?【笑眯眯】
主持人
|||||我什么都没说下一题……



80、如果對方忽然不再索求你的身體了,你會?
步天
【危险性的眯了一下眼】
易風
沒關係,我需求他就成了。【爪子伸進大腿內側撓著】
步天
大概累了吧,很正常。


81、你對強姦怎麽看?


易風
嘖,弱肉強食?道德敗壞?喪盡天良?那也是要看對象來說的。
步天
【尽量暗暗平稳喘息,扣住对方手背挪到膝盖上】道德沦丧的禽兽。


82、H中比較痛苦的事情是?
步天
别再勒我脖子……= =
易風
某個禽獸一頭蠻幹。
步天
我没有。= =!
主持人
咳~我能求蛮干的具体内容么~?
步天
下一题!
主持人
【无视兲儿闪耀看邪王】
易風
嘖。要不下次咱們調換下角色讓你嘗嘗?【在膝蓋上畫圈圈】
步天
那还真是对不起你这混蛋。【听起来咬牙切齿的声音】
主持人
【再度重复】我要求蛮干的具体内容~❤
易風
【調整了一個舒服側趴姿勢,支起頭看。】步天,你說小混蛋的我要不要說出去啊~【咧牙笑】
步天
【顶着青筋,松开压在膝盖上的手放到一边改用左手捂住嘴】下一题。
主持人
= =。。又不给人家问……


83、在迄今爲止的H中,最令你覺得興奮、焦慮的場所是?


步天
想不起来。【听起来已经不再有很么耐性压着火气的回答】
易風
【於是愉快改換右手撐腦袋,左手收回身下。指指嘴巴示意被捂著沒法說話】
主持人
步天……麻烦你先放开他的嘴好么……
步天
【……半晌放开改握住左手扣在腰上防止乱动】
主持人
易风你可以说了~
易風
嘖。我倒是沒有什麽特別焦慮的地方,不過驚雲道里據說當年是給某人練功的小瀑布倒是挺不錯的。對吧。【抬頭看步天】
步天
那依然是爹常去的地方,你别想了。= =#【低头看】
主持人
【提笔小本本速记“小瀑布下的爱恨缠绵”【翻看题目】…………这题问的太废话了……【看眼前的live】
易風
你那辦公室和小瀑布,二選一?還有,你這麼別著我,手很疼。
主持人
【速记“惊云道少主办公室的桌椅长期需要更换的真相!”】下一题!
步天
除非你答应不会乱动。【低头小声警告】……总之瀑布不行。


84、曾有過受方主動誘惑的事情嗎?


步天
【抬头看主持人】他很擅长= =#。
主持人
看出来了……


85、那時攻方的反應是?

易風
嘖,你再不放開我就不保證旁邊的人會不會看到什麽不該看的了【同小聲】
主持人
【OS:我都看到了……】
易風
【手被制著而有點惱火】主持人你要不要現場觀摩一下。
步天
……别乱动。【松了点劲】
易風
【把手抽回】
主持人
【闪亮】当然乐意~
步天
别开玩笑了= =#……没什么反应。
易風
【用剛自由的手指著步天】就是這種反應。
主持人
很好……下一题

86、攻方有過強暴的行爲嗎?


易風
步天,你覺得我應該說“有”嗎?【樂】
步天
………………【扶着额头】下一题。
主持人
咦~!?那是有还是没有啊~?
步天
那时候我意识不清醒……【小声】
主持人
为啥只要是H你就没清醒过…………
易風
我也想知道,你別說是因為我技術太好【更小聲燦笑】
步天
不是那个问题……【头疼的表情】
主持人
……那就是有了?
易風
不是那個問題是什麽問題呢?【用手指撓膝蓋】
步天
……我可以拒绝回答吗。【不太明显的抽一口凉气】
主持人
可以不可以么~~?❤
易風
如果是那次醉酒我倒是真的想知道了。【支頰望過去】
步天
只有那一次。【挫败状】
主持人
那就是有吧~? 【快乐的记录】


87、當時受方的反應是?


步天
我记不清。【明显想避而不谈 】
易風
需要我幫你回憶么 -_______,-#【手指的輕撓變成了狠抓】
步天
你到底想干什么= =??【抑着半咆哮的声音】
易風
【指著遠處果盤】想吃香蕉。-________,-#
步天
【闭了闭眼睛压抑燥热感勉强够到果盘,掰断一根塞进他手里】
易風
【剝皮,咬斷】就是特別想這個樣子。-___________,,-
主持人
两位……能不能回答问题…… 我一介路人在这里鸭梨很大啊……【我不要被王八灭口!】
步天
【抬起头看主持人】我真的记不清了。 【无视腿上躺着的人端起冷水猛灌下去】
主持人
【忍住用力打步天的头的冲动:OS:他到底记得什么……= =#】好……我们下一题……


88、對你來說,「作爲H对象」的理想是?

易風
【小聲】你今晚小心香蕉 。
步天
……我不太有什么特别挑剔的……只要能呆在一起舒服就好。 【继续无视身下的威胁】
主持人
是H对象哦~?不是交往对象哦~?
易風
【支頰,白開水樣聲調】腦子清醒記憶靠譜不會被人忽悠有意思好使用。
步天
……可能看上去比较有气质的吧。【抹一把脸装作没听到】


89、現在對方符合你的理想嗎?



易風
綜上,主持人你覺得符合嗎?
步天
完全不是一种人……
主持人
=____,=我很无辜我什么都不知道……


90、在H中有使用過小道具嗎?


步天
……劫蟒= =?
主持人
好特别……
易風
劫蟒很好用。= =【百無聊賴決定坐起身來】
主持人
两……两位果然是重口啊……



91、你的「第一次」發生在幾歲的時候?


易風
【剛起身自己靠邊坐好就被問題楞了一下】
步天
【挡着的人离开了于是自动弯腰腿并拢,还好不很明显,听到问题也是愣了一下】
主持人
还记得么?
步天
……实在是记不得了。【摇头】
易風
切,他怎麼可能記得住。【支頰】
主持人
那易风呢?
易風
小爺心情不好不樂意告訴你了~❤
主持人
【失意体前屈状】好……好的……下一题
步天
他必然也是记不得的。= =



92、那時的对方是現在的戀人嗎?

易風
【神情陰晴不定】是啊,小爺也很想不記得。【咬牙】 【內心OS:不管曾經是誰都早已嫁作他人婦了怎麼可能說出來啊主持人你個混蛋挑的個什麽王八題。】
步天
必然不是。= =…【听到回答莫名的转了头,以不太确定的目光锁在那人身上游移】
易風
因為上題,主持人你可以跳過我了~❤


93、你最喜歡被吻到哪裏呢?


步天
……嘴唇吧。【下意识的摸上腹部的伤口】
易風
【指指臉頰上的紅痕】


94、你的嘴喜歡親吻對方哪裏呢?


步天
唇……眼睛……脖颈……【手盖上脸阻止自己在想锁骨胸口之类的东西,又把腰弯下去了】主持人
眼睛好萌~
易風
【忽然探頭張嘴照著步天的脖子咬下去】這裡。
步天
【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易风!
主持人 2:59:25
【掩面//////】 下一题~!【擦鼻血】


95、H時最能取悅對方的事是?
步天
【揪着脖领推开】
易風
【冷笑】激怒他。
步天
胡说什么!【磨牙】
易風
不是么?
步天
我不认为你这是取悦人的方法。= =#
易風
嘖,是不是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么。
步天
你什么意思……【声音低下去】
主持人
【不愧是王八的儿子……要用这种方式才能让他更……咳……】
易風
【看著開始滲出些許血絲的咬痕】就是這個意思。怎樣才能把這傢伙逼上絕境。【繼續盯著傷看】
步天
【眯起眼睛看着对方,嘴角诡异的翘起来】 很好。【接到挑衅回应一样】让他没空也没力气整那些鬼点子。
主持人
呜哇……好可怕的H过程……
易風
這樣才有意思不是?【樂著看主持人】
步天
【眯着眼睛冷笑】
主持人
【抖……看着眼前两个散发同样气场的人】我……我们下一题……



97、一晚H的次數是?



步天
到一方没力气折腾为止。
易風
嗯,或者沒力氣被折騰為止。
主持人
我能不能问一般是哪一方没力气折腾啊~=V=+
易風
【咧牙看主持人】
主持人
【身子抖了抖】
步天
【眼神露出侵略性的光芒】
易風
【不甘示弱看回去】
步天
以他昏过去结束。
主持人
哦哦哦哦~~~~ 真是激烈啊~~【擦鼻几】
易風
步天你!你少在一邊瞎說!
主持人
【写写写】好好好~~下一题~~


98、H的時候,衣服是你自己脫,還是對方幫忙脫呢?
易風
【咬牙】都有。
步天
只是会在发生一次罢了。【扯起唇角】都有。


99、對你而言H是?


步天
欲望和满足。【已经不再看主持人了,专注的只看着那挑衅的脸】
易風
慾望,對著某人的時候也是遊戲。【含義不明的對著步天笑】
步天
危险的游戏。
主持人
【被这两个之间暧昧的气息闪瞎,开始收执东西】咳……已经最后一题了~!


100、請對戀人說一句話 !

步天
我会让你后悔你的挑衅的。
易風
小爺樂意奉陪到底。
步天
【刷的站起身,一阵风带过,面前两人不见了踪影,幕后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一路远去】
主持人
【捂脸】请两位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小人退散了~~祝两位长久美满啊~【抱起稿子飞奔出门】


Category:白葭【文】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
<<終局 | 主页 | 【天易】二十字微小說>>
name
title
mail
url

[ ]
Trackback URL
http://sinfetch.blog126.fc2blog.us/tb.php/7-89b93845